168股票配资网www.17television.com 海能达53亿元赔偿案背后 管窥中国企业出海难

  

(原标题:海能达53亿元赔偿案背后 管窥中国企业出海难)

2020年春节以来,新冠肺炎疫情为中美贸易摩擦带来了短暂的停火,然而商场也是战场,美国企业和中国企业的竞争并没有因为疫情按下暂停键。近日,一场长达三年的诉讼终于有了裁定。3月9日,海能达公告称,与摩托罗拉诉讼案一审判决有了结果,美国伊利诺伊州法官判决与此前评审团意见一致,海能达将赔偿摩托罗拉7.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3亿元)。对此判决海能达表示“尊重,但不服”。

此案迅速在业界引起了高度关注。巨额赔偿影响几何?金额是否合理?科技企业出海遇到知识产权纠纷时应该怎么做?这些问题也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时面临的难点问题。

53亿元赔偿

3月5日,伊利诺伊州法院法官作出一审判决,支持陪审团裁决结果,判决海能达及其两家全资子公司(简称“美国公司”、“美西公司”)向摩托罗拉支付损害赔偿3.46亿美元及惩罚性赔偿4.188亿美元,合计7.6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3.34亿元)。

该诉讼是从2017年3月开始的,摩托罗拉及摩托罗拉马来西亚公司起诉海能达及美国公司、美西公司侵犯其商业秘密,且涉及版权侵权,于2019年11月份进入庭审阶段。

回溯案件,摩托罗拉控诉称,曾受聘于2008年的前雇员工程师在工作期间担任双重间谍,下载了数千份机密文件,并在数字无线对讲机技术方面帮助了竞争对手海能达。

摩托罗拉称海能达的DMR对讲机、基站、中继器和调度系统以及相关的商业及销售活动,侵犯了摩托的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

摩托罗拉系统的律师Adam Alper在审判时称,海能达是故意窃取摩托罗拉系统的机密信息的,并将该相关技术用在了其所生产的产品上。

今年2月份,摩托罗拉在庭审中最终明确其主张公司部分DMR产品侵犯摩托罗拉21项商业秘密及4项美国版权,要求海能达、美国公司及美西公司就侵犯其商业秘密及版权行为支付相应赔偿。伊利诺伊州法院陪审团彼时已作出裁决,3月5日的一审判决支持了当时陪审团的裁决结果。

逾53亿元的赔偿对于海能达来说意味着什么?对比几组数据就可以知道,海能达从2011年上市至2018年这八年间,总净利润还不到20亿元。受此影响,海能达大幅下修2019年的业绩预告,由原来的预计盈利逾4.8亿元转为亏损48亿元左右。

2月29日,海能达发布2019年度业绩快报称,公司连续7年收入规模保持稳定增长,利润总额和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主要受正在进行的重大诉讼裁决结果导致计提预计负债的影响。

对于陪审团的裁决结果以及法院一审的判决结果。海能达明显表示出不满意,公司在诉讼进展公告中称“公司将在时效期内向伊利诺伊州法院提出申请案件重审及法院依法改判的动议;若法院未支持公司动议,公司将向上诉法院提起上诉,以维护公司合法权益。上诉程序一般为期2-3年。”

事实上,摩托罗拉向海能达要求的巨额赔偿,很容易让人联想到2018年美国对中兴通讯开出的14亿美元天价罚单。

一位通信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这两桩案件没有可比性,对于摩托罗拉起诉海能达,判决的是执法部门,诉讼主体是企业与企业之间,中兴通讯案则不同。当时对中兴通讯股价打击最大的并不是天价罚单,而是为期十年的新拒绝令,包括限制及禁止中兴通讯申请、获取或使用任何许可证、许可例外,或出口管制文件及以任何方式从事任何涉及受《美国出口管理条例》约束的任何物品、软件、或技术等交易。海能达虽然也被判巨额赔偿,但是其产品在更换为干净的源代码后还能继续在市场上进行销售。

金额是否合理

纵观该事件的发展过程,业内人士认为仍存在不少疑点,而这些疑点或将成为海能达继续提出上诉后最终能否顺利翻盘的关键。核心问题主要有两个,一是海能达是否如摩托罗拉所指控的“故意侵权”,且侵权程度如何?二是赔偿金额如何计算、是否合理?

该案件中,摩托罗拉称海能达以60万股公司股份的承诺吸引了该工程师,并且还在该工程师任职摩托罗拉期间向其支付薪酬。而该工程师在任职摩托罗拉期间,花了3个月时间下载文档和源代码并携带出了公司。

为了求证工程师下载机密文档和带出公司的难易度,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向多位业内工程师了解发现,系统开发者是否能下载到机密文档要看其查看和修改源代码的权限,有权限就可以下载和上传。不过,将代码下载并带出公司很容易被发现,一是下载行为一般都会在系统上留下痕迹,很容易被查到;二是大多数公司会设置风险报警系统,若有人将外带存储设备插入电脑,公司内部会有所察觉。

一位华为工程师向记者表示,在此案件中,摩托罗拉并没有和工程师签订相关协议,意味着摩托罗拉放任了工程师。

一位阿里巴巴高级工程师对记者表示,这位摩托罗拉工程师在离职前花3个月时间下载文档和源代码,摩托罗拉公司内部大概率是知道的。那么问题就在于,既然摩托罗拉当时已知道该员工有违规行为,为何还放行?放行之后该员工就职于竞争对手,为何当时摩托罗拉不采取行动,而是等到若干年后才诉诸法庭?

一位通讯行业分析师指出,从整个案件的时间轴中可以发现,摩托罗拉应该早在十年前就提起诉讼,但他们没有那样做。因为那个时间段正面临行业内标准的确定,他们需要海能达帮助推动标准的制定,而现在旧事重提只是因为对他们自己已无任何损害。

目前,海能达方面承认侵权行为,并且表明会对此负责,之后会加强公司治理,增加知识产权和新员工入职相关的培训。此外,公司正致力于从问题产品中移除受影响的源代码,并已向市场推出完全干净的、更新过后的软件。

但海能达认为惩罚过重,因为侵权部分占比不大。

从此案件赔偿金额的组成来看,海能达需向摩托罗拉方面支付损害赔偿3.46亿美元和惩罚性赔偿4.188亿美元。可以注意到,侵权案的惩罚性赔偿高于损害赔偿。

资料显示,知识产权惩罚性赔偿,属于精神损害赔偿。一般的知识产权纠纷惩罚性赔偿高于补偿性赔偿,是为了通过充分的经济补偿,使专利权人得到精神上的抚慰。此案双方对于赔偿金额的异议,根源是中美知识产权保护程度的差异。

记者向知识产权律师了解到,知识产权官司判定的赔偿金额是从侵权之日起,一直到诉讼结束这一段时间内造成的损失和影响进行赔偿。

摩托罗拉方面认为,侵权行为已经形成,要求海能达赔偿逾7亿美元,是追溯到海能达2010年至今销售的每一部无线设备。

摩托罗拉的律师表示,他们将寻求一纸阻止海能达无线电话在美销售的禁令,以终止该公司进一步使用其商业机密和受版权保护的源代码。

能否和解

一审判决结果并非是案件最终结果。海能达在公告中表示,针对本次判决,将在时效期内申请重审及改判,若未支持,还将上诉,上诉程序一般为期2-3年。历史上大的跨国知识产权纠纷和解的也不在少数,2003年美国思科公司起诉华为源代码抄袭,华为展开反诉,最终以华为停止使用争议代码为前提双方达成和解。

对此,北大法学院教授、中国法学会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知识产权界专家学者杨明向记者表示,知识产权诉讼的发生,表面上看起来是个私权救济问题,但如果所涉企业彼此之间是相关市场中的竞争者时,诉讼其实不过是企业之间展开市场争夺的一种手段。尤其是关系到海外市场争夺时,企业在知识产权诉讼中所采取的策略也非常具有针对性,包括何时发动诉讼、选择在何地起诉、诉由的选择、以及诸如临时禁令等制度工具的运用。

成立于1993年的海能达,在无线设备市场有着“小华为”之称,于2004年成立海能达美国子公司,当时无论是技术还是市场份额都远远不及摩托罗拉。2012年之后是海能达的迅猛发展期,在并购了海外多家企业后,逐渐对摩托罗拉造成压力。

2018年的报告数据,在全球专网通信市场,摩托罗拉、海能达、健伍等前五家企业占据了80% 以上的终端市场份额,其中摩托罗拉占据了全球49% 的市场份额,海能达占比13%;从国内专网通信行业市场份额来看,摩托罗拉市场占比为33%,其次是海能达,占比为11%。

在此侵权案之前,海能达和摩托罗拉之间曾多次对簿公堂。摩托罗拉认为海能达侵权,海能达则诉摩托罗拉垄断。然而此次案件涉及金额之大,对海能达经营业绩和后续发展或产生较大影响。

就目前来看,海能达和摩托罗拉达成和解之路比思科华为案更远更难,一是二者之间的矛盾旷日持久,摩托罗拉已在全球多个地方起诉海能达;二是摩托罗拉自拆分成两家子公司被联想收购后至今日子难熬,打赢胜仗或许能为其生存发展赢得一线生机,相当一部分市场人士认为摩托公司不会轻易放弃;三是此案件比思科起诉华为案复杂,战线也拉得较长,涉及专利、版权、反垄断和不正当竞争等,和解之路并不容易。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智通财经APP讯,天利控股集团(00117)发布公告,集团预计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股东应占溢利,与2018年度相比将取得亏损。

原标题:两市冲高回落沪指午后变脸,空头还能嚣张几日?

posted on posted @ 20-03-21 02:58  :admin  阅读量:

栏目导航

Powered by 168股票配资网www.17television.com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8 中信e配 版权所有